史上最严重高铁事故曝光!太吓人了~

0 lxt lxt

德国高铁是世界上最快的列车之一,以豪华舒适和安全著称,直到(1998年6月3日)冲出轨道,以200公里的时速撞毁。101位乘客在短短的180秒中丧生。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高铁事故。

灾难不会凭空发生,而是关键事件的连锁效应,致命时刻的真相,逐层揭开。

?#36335;ⅲ?#24320;向汉堡的死亡列车

清晨5点47分,搭上安全高铁

1998年6月3日,?#20998;蓿?#24503;国,慕尼黑。

清晨5点45分,乘客登上800人座的德国高铁。高铁884号列车在850公里的车程将停靠七站,最后抵达汉堡市,通往商圈和海滨度假胜地的繁忙车站。

清晨5点47分,884号列车驶离慕尼黑。12节豪华车厢载运着400多名旅客。高铁速度飞快,时速可达250公里,标榜先进的安全措施,包括强化铝合金打造的客车厢和车上的电脑监控系统。自通车7年?#21019;?#26410;发生死亡事故。如此先进的设计,甚至连美国国铁?#37096;?#34385;引入。

德国高速铁路列车是以工程技术闻名的德国颇负盛名的计划案。1991年6月2日,于盛大的庆祝仪式中隆重启用。高铁不仅是全新的铁路系统,在柏林围墙倒下刚刚2年之际,先进的高铁象征德国统一后的光明未来。维持在250公里的时速,大幅缩减旅程的时间。除了速度和安全外,豪华也是高铁的卖点之一。

高铁列车立刻受到广大乘客的欢迎。仅通车2年,每日载客就超过6.5万人次。许多人看上高铁的速度舒适感和便利性而舍弃搭机,他们认为高铁出事几率是微乎其微的。

早上10点56分,穿过地板的巨大金属条

早上10点56分,列车已行驶五个小时,车上400名乘客再过40分钟就可抵达目的地汉堡。目前一路平安无事,但情况即将改变。

就是这个破损的车轮引发了惨剧

生还者?#20960;?#29380;曼

?#20960;?#29380;曼?#39608;?#24573;然砰的一声巨响,像是超音速客机轰隆隆,在你耳朵边呼啸而过一样。瞬间一截巨大的金属条切过我太太?#25237;?#23376;中间的扶手,这截金属条将包厢地板凿出一个大洞。我大?#23567;?#24555;走、快走’,‘快离开包厢’。其他车厢乘客也听到声响,但不知道第一节车厢发生了什么事。

伊荻正在火车中间的第五节车厢,她回忆说?#39608;?#25105;听到一声巨响,同车厢的乘客跳了起来,不知道是什么声音,但之后一切又恢复平静,火车继续平顺行驶,于是大家都坐回原位。”

在车尾的第十二节车厢伍多埋头工作,他回忆说?#39608;?#34429;然其他乘?#22836;从程?#21040;声响,但我没听到任何声音,可能是因为我正专心工作,?#19994;?#26102;正在打电脑。”

早上10点57分,已受创的884号列车仍以200公里的高速驶过乡间,穿过地板的巨大金属条卡在第一节车厢的扶手。?#20960;?#31435;刻采取行动,他带着妻儿离开受创的车厢,并将所见告知工作人员。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在第三节车厢?#19994;?#36710;长,从第一节车厢走到那里,感觉好漫长,不知道何时可以走到,非常可?#38534;!?/span>

但是车长告诉?#20960;瘢?#26681;据高铁规定,他必须先查看详情,才能核?#35745;?#21160;紧急刹车。?#20960;?#24102;他回第一节车厢检视损害情形,中间花了1分钟。

早上10点58分,载着400名乘客的884号列车以200公里的时速向艾须得镇疾驶而去。

镇民艾?#24378;?#26607;尔和丈夫正在家中,他们的房子位于离铁轨只有20米的路桥旁。艾?#24378;?#26607;尔说?#39608;?#25105;和丈夫正在厨房喝咖啡,讨论庭院如何修整。那是个宜人的夏日,事前完全没有任何征兆。”

在884号列车上,?#20960;?#30693;道列车出现了重大的问题。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和车长回到车厢时,整列列车开始左右摇晃,我们被甩到车厢四处。”

884号列车正以200公里的时速接近艾须得镇的路桥。

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们都希望列车就此停住,悲剧就不会发生了,但悲剧还是发生了。”

早上10点59分,院子里躺着一列列车

他正试图说服车长将列车停下。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1363;使列车开始左右摇晃,车长还是不愿拉紧急刹车,他只想查看到底发生什么事。我们到了第一节车厢,就在我准备指出受损位置时,事情发生了。”时速200公里的884号列车出轨,急速冲往路桥。

早上10点59分,艾?#24378;?#21644;丈夫狄特听到声响。艾?#24378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丈夫说可能是飞机失事。然后是一片死寂,连一点鸟叫声都听不到。”艾?#24378;?#19981;期然成为失事现场的第一位目击者,她说?#39608;?#25105;们的门装有玻璃窗,可以看到前门旁有一列列车,我惊讶地告诉丈夫外面躺着一列列车。”

这时平静的艾须得镇离汉堡只有130公里。50吨的车厢坠落在艾?#24378;业?#24237;?#28023;?#20196;?#21496;?#35766;的是,房子只有玻璃窗破裂,但列车则是严重受创,失事的高铁列车上共有400多名乘客。?#20960;?#24403;时回到第一节车厢的座位旁,位置在列车的前端。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看着躺在地板上的车长,他?#37096;?#30528;我,满脸是血,然后互相询问对方有没有事。”

车长和?#20960;?#19968;家?#21496;谷欢?#21482;受到轻伤,可以自行离开失事现场。在后面车厢的伊荻和伍多则和其他100多人同样身受重伤。

事后事件报道分析

?#36335;?#19977;天后停止?#20173;?/span>

11点05分,失事后6分钟,当救难人员抵达现场,这场灾难的严重性也立刻浮现。第一批新闻照显示,300吨重的双线路桥完全崩塌,损害程度令人咋舌。

安德烈艾芬森是首先到达现场的警员之一,他说?#39608;?#25105;看到互相挤压的车厢,向上扭曲五六米高,直到路堤的顶端,整座水泥桥凭空消失,散落在地上,现场满?#30475;?#30157;。”

列车的八节车厢挤成一团,只剩一节车厢大小,有数百人?#21592;?#22256;在残骸中。不?#20204;?#36824;在准备商务会议的伍多现在身负重伤,伍多说?#39608;?#25105;躺在那里,一只脚无法动弹,我好害怕就这样死了。”安德烈听到伍多的求助声,但无法将他拖出车外。安德烈说?#39608;?#25105;通知一名?#20173;?#23567;组领队,告诉他?#36947;?#26377;位重伤的乘客。?#26412;仍?#23567;组立刻携带专业设备前去?#20173;?#20237;多说?#39608;?#20182;们必须把车厢顶切开才能救我出去,我痛得不得了,所以医疗人员给我强力的止痛药,但副作用却让我暂时停止呼吸,陷入昏迷。之后他们怎么把我救出来的,我完全不记得了。我如何被抬上直升机,送到?#21495;?#23041;,一点印象也没有。”

11点25分,根据初步估计,共有40人罹难,40人重伤。

伊荻被困在第五节车厢,双脚受伤,她说?#39608;?#28982;后有位消防员出现,问我情形如何,我回答没事,我因为惊吓过度,而感受不到任何疼痛,然后他从另一面的车窗把我救出来。”伊荻虽然受伤,但仍可爬出车窗,最后被送医急?#21462;?/span>

下午1点45分,医疗人员已在现场为87名伤者进行急救,27名最严重的伤者由直升机运送医院。?#20173;?#20154;员不清楚,车厢中还有多少人受困,虽然?#19994;?#20854;他生还者的希望极为渺茫,?#20173;?#24037;作仍?#20013;?#36827;行至下午一直到深夜。

晚上?#20173;?#23567;组在残骸中发?#33267;?#21517;铁路员工的尸体,列车失事时,他们正在铁轨进行例行维修。现在死亡人数增加到81人。

在接下来的48小时,?#20173;?#20154;员继续奋力寻找生还者,但却徒劳无功。

星期六的早晨,6点42分,事故发生后的第四天,?#20173;?#34892;动停止,这场世界最严重的高铁事故共造成101人丧生,105人受伤。万不可能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,德国人引以为傲的科技如今已成断铁残骸。

调查:层层推进的真相

生还者伊荻?#33021;?#26519;

生还者伍多巴赫

1、汽车肇事论被否

德国高铁是?#20998;?#36895;度最快,也是最豪华的列车,每日载客量高达6.5万人次。就在数秒间,完美无瑕的安全纪录被一场重大的事?#21490;?#30862;。在失事后?#24863;?#26102;,新闻记者?#25237;?#20107;件作出简单的说明,“失事的原因尚未肯定,但初步报告指出,该列车撞到一辆正在铁轨上的汽车,这辆汽车穿过主线道路桥的防护栏杆而翻落”,“可以说是离奇的巧合?#34180;?/span>

事故调查人员获知,有人看到一辆汽车在事?#26159;?0分钟停在铁轨上的路桥。一名英国籍的目击者进一步描述,他看到一辆车穿出路桥的护栏翻落到铁轨上,“正当汽车停在铁轨上,这列高速列车忽然冲出来,每个人都掩面无法置信,列车根本不可能停下来,然后就发生剧?#19994;?#20914;撞,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停止?#34180;?/span>

在清理现场的过程中,工作人员发现有辆汽车被压在残骸下,增加了这个说法的可信度。但当调查人员进一步勘查不?#26174;?#21152;的鉴?#21544;?#25454;,却逐渐推翻目击者的说法。

首先,第一节客车厢虽然出轨,却没有与其他车辆相撞的痕迹,而?#20202;?#26041;的车头也丝毫无损。调查人员推?#24076;?#22914;果事故是其他车辆造成的,车头必定会留下蛛?#26607;?#36857;。但汽车为何会在列车残骸下?在残骸中所?#19994;?#30340;汽车登记资?#24076;?#25552;供了最终的线索。

?#36335;?#21518;在艾须得审查庭担任检察官的尤根威格道出事情的始末,他说?#39608;?#20043;前谣传,肇事的是一辆从桥上翻落的汽车,但我们很快发现,这辆可疑的汽车其实是在铁轨附近的高铁工作人员所使用的,他们也不?#20197;?#20107;故中丧生。”这两位高铁员工将汽车停在桥上,然后到桥下工作,实际上是列车撞到路桥的冲击力致使汽车翻落,最后被压在残骸下。尤根威格说?#39608;?#27773;车根本和事故完全无关。”

2、受损的铁轨 破损的车轮

如果事故不是汽车造成,那么肇事的原因究竟为何?第一个线索在事故现场附近被?#19994;劍?#31163;出事地点的铁轨有6公里。新闻报道?#39608;案?#25454;傍晚最新消息,调查人员在离出事地点3里处,?#19994;?#25439;坏的铁轨”,“也就是在6公里外,发现受损的铁轨”,“调查人员在铁轨上和铁轨附近发现痕迹?#34180;?/span>

这些在事故6公里外受损的铁轨真的和灾难的原因有关吗?调查人员在第一节车厢再次发现相关证据,他们?#19994;?#19968;截卡在车厢地板的钢条。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从何而来?调查人员必须回到?#36335;?#21069;几分钟。

失事前180秒,?#20960;?#21644;家人正坐在列车前方,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们正看着窗外,然后听到非常巨大的撞击声,我赶紧叫道‘快走、快走’,‘快离开包厢’。”调查小组发现,原?#21019;?#36807;?#20960;?#21253;厢的巨大钢条和?#24230;?#31532;一节车厢地板的钢条是一样的。但钢条是怎么来的?

?#20960;?#25152;在的包厢就在第一节车厢后轮正上方,经仔细检验车轮后,有了突破性的发现:有一个轮子严重受损,钢圈已经脱落。调查人员推论,卡在第一节车厢的钢条就是破损的钢圈,脱落之后插破?#20960;?#21644;妻儿所在车厢的地板。

劳勃罗比是?#36335;?#24403;时美国国?#20197;?#36755;安全局的安全主任,他说?#39608;?#30772;损的车轮有一部分竖直,直接?#20197;?#36710;厢地下,轮子就这样一直?#20197;?#26102;速200公里的列车下。”就是这块?#20197;?#21015;车下的钢圈一路刮磨铁轨,擦出火花,造成事故现场6公里外的铁轨毁损。但是光是一个钢圈松落应不足以对先进的884号列车造成如此重大的损害,况?#20197;?#20986;轨前还行走了6公里,一定还有其他因素导致机械故?#24076;?#36827;而酿成大祸。

3、护轨不见了

调查小组现在将焦点转到艾须得镇路桥前的铁轨,他们在此发现重要的新证据。从轨道的损伤情?#38395;卸希?#21015;车在路桥前200米出轨,但为何是在此出轨,而不是在钢圈松脱的时候,也就是在后方6公里处?列车翻出铁轨的地方正好是当地支线和主线的交汇点。铁轨有两组交汇点可使列车改道驶向支线,为了引导列车安全通过交汇点,铁路会加设护轨。调查人员在出轨点仔细搜查,有了重大发现:其中有?#25105;?#25130;钢条长的护轨不见了,完全被拔离铁轨,他们必须?#19994;?#36825;?#20301;?#36712;。但经过一番搜查仍然没有发现,不过就在检视列车残骸内部时,调查人员?#38047;行?#30340;重大发现。

这是第一节车厢,褪色的海报和?#21448;?#25955;落车厢各处,时间?#36335;?#20572;留在1998年6月3日早上10点59分,在此调查出现突破性的发展。?#20960;?#25152;在包厢的毁损情形显示钢圈是在此撑开,凿穿地板再从扶手切出。但就在几米的走廊,调查人员发现其他的东西:不见的那?#20301;?#36712;,护轨也在地板和天花板上刺穿坑洞。有了这个发现,调查人员便可?#21019;?#20986;更多致命时刻的真相。

失事前3.6秒,驶向艾须得镇路桥的884号列车仍以200公里的高速前进,脱落的钢圈一路摩擦铁轨,列车经过第一组交汇点时,护轨被钢圈末?#30636;?#36215;,刺穿第一节车厢的地板,巨大的冲击力造成车厢后端车轮出轨。但调查人员知道,纵使884号列车出轨,仍不足以导致如此重大的事故。事实上,在许多案例中,列车通常会戛然而止,仅?#34892;?#35768;毁损。如果出轨不是事故的主因,那么肇事的主要因素为何?

调查人员已知,列车一个轮子的钢圈破裂,在列车驶近路桥之际,穿过第一节车厢的地板,列车通过一组主支线交汇点时,脱落的钢圈挑起一?#20301;?#36712;,造成列车出轨。尽管如此,列车仍应可安全停下,但一列车致命的事件却相继发生。调查小组返回事故现场,寻找更多线索。他们检视路桥正前方的第二组交汇点,有?#21496;?#20154;的发现。证据显示,884号列车经过交汇点后,其实是行驶在两组不同的铁轨上:主线和支线。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。

4、交汇点上的分离

调查小组推论在?#36335;?#21069;1.44秒,正当884号列车通过第二组交汇点时,第一节车厢两个出轨的车轮之一撞上交汇点,迫使交汇点松开,第一节车厢后的所有车厢被导向错误的轨道,行走在当地的支线而非主线上。前方的车头继续以200公里的时速前进,但后方的车厢逐渐减速,离开主线而脱轨,使车头与车身分离。这时整个列车的紧急减速板自动打开,在第一节车厢的?#20960;?#21644;车长被抛到空中。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们还没来得及反应,车身就猛然晃动,就像子弹被射出一样,我以为一切都完了。”第一节车厢行走在主线中间,第二节车厢则驶进支线。但即使如此,还是不足以导致最后的灾难。

冲撞前1.44秒,884号列车已经出轨,但没有重大损伤,因为紧急减速板会使列车安然停下。但情况并非如此,而且从残骸挤压程度可以看出,撞击力道极为强劲。调查人员翻遍事故现场,希望?#19994;?#32447;索,解释410米长的列车是如何能被挤成一节车厢大小。他们检视艾须得路桥的残片,推论路桥在事故中扮演的?#24039;?#25903;撑路桥的水泥柱离铁轨约有2?#31069;?#36825;段短短的距离成为新的调查重点,并有助将接下来的一连串事件?#21019;?#36215;来。

车轮破裂约3分钟后,884号列车抵达艾须得镇路桥,时速为200公里。车头和第一、第二节车厢安然通过桥?#31069;?#20294;列车动力将第三节车厢向外推挤,使车厢迎头撞上桥柱,884号列车便撞上艾须得路桥。劳勃罗?#20154;担骸?#31532;三节车厢受到推挤,甩向右方,同时撞到路桥的支柱,将支柱撞落到桥下。”第三节车厢撞毁支柱后,路桥开?#24613;?#22604;。第?#24917;?#36710;厢躲过落下的桥?#28023;?#20294;却飞出轨道撞上附近的树?#23613;?#31532;五节车厢通过崩塌的桥梁时,被几吨重落下的水泥块击中,后半节全毁。

伊荻刚好在第五节车厢的前半部,伊荻说?#39608;?#25105;根本没时间思考,听到巨响的当下就被抛出,从左边抛到右边,我看到车窗都碎了,我无法想象车子怎么能够毁损得如此彻?#31069;?#36710;身完全解体了。”就在伊荻身后的餐车被落下的桥梁压得只剩下15厘米高。

由于碎片挡住其余六节车厢的去路,时速近200公里的后段车头栽进残骸中。伍多在第十二节客车厢,他说?#39608;?#25105;听到一声巨响,这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大的声响,然后一切发生得很快,我在包厢内由左到右、由上到下被抛来抛去,最后躺在地上痛哭不已。”

真相:事?#26102;?#21487;轻易避免

101个人在艾须得镇的事故中丧生,看来似乎是一连串致命的事件所导致,破损的轮子、松开的交汇点、崩塌的路桥,共同造成高铁史上最重大的灾难。?#28909;?#22914;此,如果一切只是纯属巧合,那么高铁的安全形象将完全无损。但在接下来的调查,调查人员有?#21496;?#20154;的发现,证明这场事故是可以轻易避免的。

1、新式双壳车轮

德国高铁失事造成101个人罹难,而这一切只因一个破损的车轮而起,这是高铁史上最严重的灾难。在事故发生后,可疑的钢圈被送到德国西南方达木士塔的弗劳霍夫研究所进行鉴识。那里的调查人员对列车的车辆特别?#34892;?#36259;,因为是德国高铁独有的新设计。

德国高铁在事故发生7年前的1991年6月2日通车,高铁列车拥有坚固的?#33268;?#20063;就是单壳式单轮,但是高铁公司很快就发现车轮有问题。

劳勃罗?#20154;担骸?#23601;在通车后不久,他们发现车轮的破损有问题,车轮是内向磨损模式,非常奇怪。当车轮开始磨损,尤其是列车高速行驶之时,所产生的噪音和震动会传到客车厢。”这种情形在餐车最明显,可以看到盘子摇动、杯子洒出水来,这是德铁不想示人的景象。

为了消除?#23433;?#36710;的隆隆声”,高铁公司?#31080;?#24471;想办法解决。伦敦帝国学院的机械专家罗德里克史密斯教授解释道,“下一步应?#36855;?#20040;做?可以大幅修改铁轨本身不切实际的设计,车身整个重新设计,修正部分的悬挂系统,或是车轮构造。答?#36127;?#26126;显,大部分的人会认为修正车轮构造可以节省开支。”

就在高铁隆重启用两个月后,在必须寻求解决之道的压力下,德铁决定换下单壳式车轮,改装双壳式车轮。

传?#36710;?#21333;壳式车轮是由整块厚实的钢铁铸成,但是双壳式车轮则是内轮外加钢圈的结构,中间夹有橡胶片,用来吸?#29031;?#21160;力,以维?#20013;?#36710;的平?#21462;?/span>

1992年8月31日,德铁批准高铁列车使用064型双壳式车轮。新式车?#33267;?#21363;改善了行车的平稳度,餐车的杯盘不再摇动作响。双壳车轮原本似乎是个绝佳的解决之道,直到其中一个破损的车轮引发一连串致命的事件、导致列车在艾须得镇失事。

2、疲乏的钢圈

弗劳霍夫研究所的科学家正急于得知,这种车轮是否本身即有瑕?#33579;?#21487;能造成更多的事故。他们利用复杂的测试仪器,在数日内模拟出车轮在使用寿命内的磨损情形。在检视艾须得镇失事列车破损的钢圈后,他们有?#21496;?#20154;的发现:钢圈是因为金属疲乏而破损,也就是金属因动作不断重复,产生疲乏的现象,造成脆弱处因压力过大而破裂。回形针就是个?#32654;?#23376;,只要前后弯曲几次,就可轻易折断。在事故中破裂的钢圈内部就是发生同样的情形。火车的轮子在转动时,因承受极大的重量会略微收缩,以支撑移动中的火车。这些动作虽然非常微小,但金属不断收缩,时间一久便可能因金属疲乏导致车轮毁损。

就双壳式车轮而言,轮子和钢圈中间有一层橡?#28023;?#26580;软的橡胶使车轮的收缩力优于单壳式车轮,当个别的钢圈因使用而磨损收缩程度会增加,若未妥善检查,钢圈可能变得过薄。一个小缺口就会演变成裂缝,造成钢圈从内轮脱落,因而酿成悲剧,884号列车就是因此撞毁的。但火车车轮通常经过数月或数年才会出现金属疲乏,德铁的技师在例行维修时,为何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?

以下是德铁给予调查小组的答复。德铁慕尼黑维修厂的工程师在对高铁列车进行安检时,并未使用检测金属疲乏的复杂仪器,他们仰赖的工具仅仅是一支手电筒。

劳勃罗?#20154;担骸?#22312;检测任?#25105;恢?#36710;轮时,使用手电筒只能找出最大和危险性最高的裂缝,无法在早期发现,因金属疲乏造成的小缺口,所以就检测双壳式钢圈内部可能出现的裂缝而言,手电筒根本毫无用处。”

3、未被重视的异常?#20174;?/span>

德铁在慕尼黑厂的工程师在进行部分测试时,也使用高科技测试仪器,但他们认为测试数据并不可靠,因为机器经常出现错误讯息。但就在艾须得列车事故发生前一周,后来造成列车失事的车轮在三项不同自动检测的报告中,都标示有瑕疵。

调查人员从失事列车上的电脑下载维修报告后,又得到惊人的事实。他们发现早在4月,也就是失事前两个月,车长和其他列车工作人员便?#30452;鴟从?#39640;达八次,承载破损车轮的转向架有不寻常的噪音和震动,但德铁并未更换车轮。

这种车轮已经使用40年,但德铁的双壳式车轮是新的设计,以前从未使用在高速铁路。事实上,双壳式的车轮一般是安装在慢速铁路交通工具,也就是电车上。

1997年7月,在艾须得列车事?#26159;?#32422;1年,德国?#21495;?#23041;市这?#19994;?#36710;公司,发现双壳式车轮会出现金属疲乏造成的危险裂缝。而该公司的电车时速只有24公里而已。因此他们决定增加双壳式车轮更换的?#24503;剩?#36991;免金属疲乏的现象发生。这?#19994;?#36710;公司联络其他用户,双壳式轮胎的业者向他们告知金属疲乏的问题和简单的解决之道。1997年秋天,就在艾须得事故发生前几个月,他们通知了德铁。根据电车公司的说法,德铁表示从来没遇过金属疲乏的问题。

尾声:审?#23567;?#36180;偿与纪念

调查人员开始质疑德铁064型新双壳式车轮的检查程序有问题。2002年8月8日,三位被控过失杀人的工程师接受审?#23567;?#21028;决结果震惊所有德国的民众。

艾须得列车失事原因调查报告指出,101人在事故中不幸丧生,是引发事故的车轮检测不当所致。三名被告,即两名德铁工程师和BVV车轮制造公司一名员工?#24674;?#25511;过失杀人及伤害他人身体。这些工程师的辩词是,他们已经按照当时的技术标?#25216;?#27979;,也无法预测车轮会出?#33267;?#32541;。德铁并不在被控之列,因为在德国只有人才可以受审判,公司享有豁免权。

八个月后审判在争议中结束。检察官尤根威格说?#39608;?#27809;有人?#27426;?#32618;,他们虽然接受审判,但最后个个都只判无罪。”

德国的法律规定,若无重大罪行,审判可以无罪判决终结。被告可支付罚款以达成和解,这就是艾须得列车失事案的审判结果。控辩双方均同意达成和解,无人被判过失杀人之罪。但法庭对三位工程师各判处1万欧元罚款,相当于6500英镑。

罹难者和生还者的家属?#23478;?#24868;填膺,法庭的判决使他们更难争取赔偿。?#20960;?#35828;?#39608;?#25105;感到失望至极,德国的法?#20973;?#28982;如此不堪,奇怪的是在其他国家,我们一定会胜诉,抚恤伤亡者的方案也会比德国要好很多。很奇怪只有在德国,正义无法伸张,令人无法置信。”

事故发生后,德铁的确立刻发放抚恤金给罹难者的家属,每名罹难者赔偿3万马克,引起部分家属的愤怒和嘲笑。伊荻说?#39608;?#27599;位罹难者3万马克,这简直是个笑话。”

德铁后来?#25237;?#20301;家属与伤者达成赔偿协议。但对伊荻来说,金钱能改善的生活?#20998;?#26377;限,她说?#39608;?#25105;双脚的肌腱完全断裂,从此之后就没好过,?#21051;?#19981;时会感到疼痛。”

伍多在事故后整整昏迷了17天,到今天还是残障而无法工作。伍多和救命恩?#21496;?#21592;安德烈重逢,并请他当女儿玛丽的教父,她在事故3年后出生。伍多也建造了一座纪念馆,以对大难不死表示感恩。伍多说?#39608;?#36825;座教堂每年有五六千人到?#33579;?#38750;常多人?#21019;?#20026;罹难者祈祷,证明我自掏钱包盖这座教堂是对的。”

伍多的纪念馆建成1年后,另一个官方纪念碑也建成,由德铁资助部分经费。此纪念碑位于事故现场,就在新的艾须得镇路桥旁,希望提醒世人,在那个夏天的早晨,发生的一连串致命事件,维修不当的车轮破裂?#24230;?#21015;车地板,将护轨铲起,导致高铁884号列车在通过交汇点时出轨、撞上路桥,造成世界最严重的高铁事故。

今日,德铁已经卸除064型的双壳式车轮,改装传?#36710;?#21333;壳式车轮。但他们?#32422;?#31216;车轮和检测程序合乎当时要求的标准,而他们的工程师并无法预测车轮会出?#33267;?#32541;。德铁表示,截至2002年11月,已支付罹难者家属和生还者2500万欧元的赔偿金。自改装单壳式车轮以来,德铁高速列车每年均安全行驶数百万公里,而全球高速铁路的搭乘率则是有增无减。


本文来源于网络


声明: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绝不代表铁道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lxt

lxt

推荐语:铁道网专职小编,上得了厅?#33579;?#20889;的了文章,?#19981;?#30340;老铁们点赞订阅

  • 浏览
  • 收藏
  • 点赞
老北京赛pk10开奖直播